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隔离霜和防晒霜 >> 正文

黯淡沧桑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他竟在一夜之间变得那么沮丧。

他一边干着 家务活还一边自言自语着。他具体说了什么我已记不大清了,大概就是在抱怨人世间的不公,还不时夹杂着一些轻生的念头。我当时很不理解他,为什么昔日和我感慨生活的 美好,如今却说出这番无气力的话来,但出于对 生命消失的恐惧,我没敢当面问他。只是心疼他。

在前往补课的前一天,我遇到了一位老太太。她头发的外围被染成了huangse,可是里面被 岁月冲刷过的银白色头发还是不时地露出来。她脸上已经没有肉了,只剩下一张全是皱纹的面皮无精打采地耷拉在已经开始退化的骨骼上。她的嘴巴一直向下撅着,仿佛是遭遇了极大的 痛苦。远远地看去,那位 奶奶穿着橘huangse的工作服。那工作服不算干净,倒也称不上有多脏,只是让人感觉那件衣服土里土气的。瘦骨嶙峋的她似乎竭力想摆脱手里扫把的束缚,但是,她不能那么做。伴随一声叹息,她重新拿起扫把,无可奈何地继续扫着充满落叶的小路。我打了个寒颤,突然想起了姥爷。他也是一位清洁工人,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会不会有人轻视他?会不会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我不知道姥爷是怎么承受住这一切的。于是特别心疼他。

最近他由于腿疼做了静脉曲张手术,家里人本以为他会好起来,可是事与愿违,手术并不 成功。他的左腿至此再也不能正常运动,总是一瘸一拐的。看着他,我的心很疼。(星辰美文网www.meiwen1314.com)

坚强的姥爷至此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只想在黯淡与沧桑中,伴随着今日的夕阳一瘸一拐地渐行渐远,不想留下桑榆之年的最后一份坚强。

在洛阳如何选择癫痫医院
沈阳治疗癫痫的医院哪个好
四川癫痫病三甲医院

友情链接:

慷慨陈词网 | 海南建材市场 | 沥青成分 | 绵阳师范学院邮编 | 上古卷轴角色 | 西安航天城楼盘 | 配电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