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华润万家供货商 >> 正文

【白音】12楼的深蓝坠落(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黑夜之前身体之后

两年前的3月,我离开了沈阳。

后来的我就喜欢一个人在夜里,一张双人床,我睡左侧,最靠近床沿的地方,那样我会想起清凉。很多个夜晚,清凉突然就醒了,把我往床里面拖,往往要折腾到不小心把我弄醒了。说,就是喜欢不停地往你怀里钻,但总是把你钻到一边去了。不过,你不准掉下床,要不然我会冻僵的。

就抱了清凉,一次一次地纠缠,天微微亮,才累得睡去。

后来我就离开了清凉。后来我就遇到了另一个女人,炎楚。我们也做爱,但在她身体里,我只是发泄,甚至还会在这个过程中,心酸落泪,只是她看不到。之后,我睡床的左侧,她睡中间。

渐渐地,黑夜之前,我开始担心黑夜的到来;身体之后,我开始逃避任何女人的身体。

我只想做一件事,要一个12楼的窗口。听说城市的东郊正在建一片豪华小区,于是那些日子"白水城"的广告铺天盖地,我都没有放过。我选了12楼,有一个露天阳台,向东望去,是一片山,墨绿色,浓烈的铺在眼前。

开始努力赚钱,不停地加班,不必要的开销也省下来。炎楚以为朋友说的结了婚的浪荡男人才会安稳下来也是适合我的。

一个周末的下午,炎楚说她要买一件看好了的旗袍,浅绿色的,全手工绣的,500元。她说,她试穿的时候,在场的人都夸那旗袍是为她量身定作的,给人很清凉的感觉。

清凉。清凉是我的。我向她怒吼:不准买。

2、阳台上的深蓝

交了预付款,请了全市有名的设计装饰公司按照我想要的样子开始装修。都是清凉喜欢的。阳台设计成一个微型的森林,洗浴间以杉木作瓷砖,地面铺上了我从海边一块一块捡来的鹅卵石,厨房里的用具一应俱全,我跑遍了全市把能买来的都买来,清凉喜欢厨房也漂漂亮亮的,她说这样才配得上她做活色生香的饭菜裹我的胃,卧室的窗帘是我找人特别制作的,白天挂上,能看到一片海,深蓝深蓝,1.8米的床,准备了12种颜色的床单。

装修好房子,炎楚来过一次,从一个屋走到另一个屋后,抱着我,吻个不停,我想使劲推开她,但没推动,或者我根本也没想推开她。我知道她爱我,甚至爱得如清凉一样的痴狂。只是这房子是清凉的,清凉说她想和我有一个家,她要一个12楼的窗口。她在我的小城里住过一个星期,我们常去的地方就是超市,很久很久以后我再去看她,她仍不停地说,她眼前总是出现在超市挎着我的胳膊挑选食品的情景。

3个月后,我搬了进来。一个人。

是5月的第2天,早晨有人来敲门,我赤裸着对着门喊,谁呀?外面是个女人的声音,我可以来看看你的房子吗,我听说你装修的不错。

5分钟后,我开了门。

她从我身边擦着过去,然后就自顾自地看。我仍怔在原地,久久的动弹不得,因为,她像极了清凉,高挑的身材,细细的腰,很长很长的发,小小的眼睛,眯起来,一条细小的缝。

她在阳台上嚷着要我过去,我过去了,她说,这里能看到天空啊。有那么短暂的几秒钟,我差点忍不住笑了。她见我不语就接着说,从你这里看的天很蓝很蓝,像画,不真实。原来,不真实的能这么打动人的心。

她和男朋友买的11楼西门,没有阳台。她说,我明天跟房地产公司商量对换一下,住你楼下好不好。我没有说不好,也没有说好,她就在离我身体不到一拳的地方背对着我,我能闻到她头发上淡淡的香。

她转过头,你不爱说话?

于是,我就说了。看着她的眼睛,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你这人真有意思,便倏地跑开,去别的屋看,我在阳台上点燃一支烟。快抽完的时候,她在客厅嚷:你不送送我吗?说完又跑到阳台来:你像是心事重重的,又看看很远很远地天,说,我叫深蓝。这名字是我刚刚起的,怎么样?

3、深蓝永远也不会明白的寂寞

五一长假剩下最后一天,我决定去超市。因为我在沈阳住的时候,清凉常和我一起去超市,清凉说,她每往提篮里放一样东西时就感觉自己像我的小妻子。

下楼的时候,碰到深蓝。问我去哪儿,我说去超市。她说一块去吧,我说我自己去。

在我提着三大瓶醒目的时候,我看见迎面而来的深蓝。她说,我不是跟着你来的啊,我自己来的。然后看看我的提篮,光喝饮料?彼时,她手里正拿着一包挂面,问我,你知道酱牛肉在哪儿吗?今天我要给自己做最香最香的酱肉面。我想说,你一定做的没有清凉的好。然后我就想,为什么她单单要做这种面?

回去的路上我们一起走,深蓝有一搭没一搭地同我说话,我更多的是沉默,不过余光里偷偷看她,她的侧影也像极了清凉。

她好象鼓起好大的勇气才问:你女朋友呢?我是说,我在你家里没看到结婚照,你应该还没结婚吧?她做什么的,一定很漂亮吧。

我冷冷地说:她死了。

怎么……死的?深蓝一定怕揭开我的痛,所以急不可待地要知道来龙去脉,话语里还是有了藏不住的犹豫。

我放慢了脚步,是心情突然沉重了吧,竟迈不开脚。我听见自己说:寂寞得死了。

其实,不是这样的。炎楚死之前一定不寂寞,因为她爱我,爱一个人的时候是感觉不到寂寞的。只是现在,炎楚也成了我的同类,寂寞的再也找不到爱的同类,不同的是,她在一个地方寂寞,我在另一个地方寂寞。这是深蓝这样快乐单纯的女孩永远也不会明白的,寂寞。

4、故事里说她杀了亲妹妹

深蓝的男朋友是个船员,常年在海上漂。听说,还要漂3年。

我常常会碰到深蓝,只要一下楼就能看到她。她是个美术老师,大概工作清闲,或者校方考虑她在装修房子,男朋友又不在身边,便给了她许多宽松的方便,于是她守着11楼的时间就很多。

有时到了周末,她会在阳台上喊:12楼,要不要吃三鲜饺子啊,我亲手包的?我装作没听见,一会她就来敲门。

深蓝试探地问了几次炎楚死的事。我便跟她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你能揭开这个故事的谜底我就告诉你。

一个女人,在他父亲的葬礼上看到一名男子,这名男子是她心目中标准的白马王子形象,女人没有跟他说话,第二天,她杀了自己的亲妹妹。

深蓝听完,说这怎么可能呢?她极认真的样子,很可爱。我突然就发现,深蓝的头发,长得有点像炎楚,很像。

5、炎楚死于吃下大量的安眠药

随后的几天,深蓝天天在我下班的时候从11楼跑到12楼来,一次一次地把那个故事的谜底猜来猜去,而且多是些极幼稚的想法。

每次她兴奋地说这次一定猜对了,然后告诉我她揭开的谜底。我永远是一个动作,摇头。然后她就悻悻地离去。

有一天她又来敲门,我开门之后就先摇头,说,省省吧。她就不依不饶地说,你折腾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你以为你不安装门铃就没人来打扰你吗?你别忘了我会敲门的,另外,你也不要自以为是,这次我不是来说谜底的,我只是来你家看碟。说着,就不由分说地进来了。

是《向左走,向右走》。一直看到深夜,深蓝还没有走的打算。当看到那个带着忧郁气质的男人在林间对着一群鸽子拉着忧伤的小提琴曲,镜头拉远时,透过斑驳的树叶,看到的是一个落寞的男人的心。深蓝抱着靠垫歪着头对我说:很像你。

许是被电影感染了,深蓝说,其实我向别人打听了你女朋友的事,知道她自杀了,吃大量的安眠药,穿了浅绿色的旗袍,死了后还是很美的样子。那么美的一个人谁也不会相信她舍得死,只有身边的遗书才让人不得不信。

深蓝想知道炎楚为什么要在新房都装修好马上要结婚的时候寻短见,她说这不合常理,就像那个杀了自己亲妹妹的女人一样,让人不可思议。

遗书上,炎楚说,那件浅绿色的旗袍不属于我,12楼也不属于。我没有告诉深蓝这些,也没有人知道,那个旗袍是我买来的,在炎楚自杀前半个小时,亲手给她穿上的。

我知道深蓝一定对炎楚那封遗书很好奇,没有人知道那只是一封她要我看的信。深蓝没有接着问,而是对着我说:你抱抱我好吗?我觉得冷。

6、那张照片

11楼的房子装修好了,深蓝从那天晚上开始,再也没有去猜那个故事的谜底。只是深蓝来12楼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但深蓝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快乐得似一只随时要飞起来的小鸟了。记得刚认识时,深蓝曾问我,你为什么总是不快乐的样子,现在,我想,深蓝知道答案了吧。

一切像安排好的,我和深蓝拥抱,我喜欢撩拨深蓝的长发,就像我喜欢炎楚的唇一样。因为,炎楚的唇像极了清凉的。深蓝的长发又像极了炎楚的。

偶然一次,深蓝在我抽屉里发现一张照片,问我:是炎楚吗?长得比我漂亮!什么别的话也没有,然后一个人走到阳台,对着黑透的夜,把自己抱紧。

我起身,从后面抱住深蓝,她那么小,身体还在发抖。我开始疯狂地想要她,当我碰触到她的唇时,一丝丝的咸,是深蓝的泪。

我疯了一样地要着深蓝时,我只想了一个问题:深蓝不知道,那张照片不是炎楚,是清凉。

7、桃木梳适合给深蓝用

深蓝说,她要住到12楼来,现在要住,3年后也要住。深蓝咬着我的唇,一点一点地用劲。我疼得说不出话来。松开,说,你是我的。然后她就吻我,自上至下,吻像着了火。然后在我的身体上,她的头发着了魔的飞舞。

深蓝有些虚脱地霸占着床的正中,眼睛看着我,不舍一分钟的移动。我转过身,睡床的左侧。

少许,深蓝的电话响,有半分钟的迟疑,她还是接通了:没做什么……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你朋友这样评价我吗?那你真该信了他。然后,就听见深蓝对着电话吵了起来。

深蓝说她男朋友的。说着就趴在我的胸前,我是你的。我就要你。紧紧的。

半小时后,深蓝去冲浴,水声很大,她喜欢用很多的水,杉木墙常常湿漉漉的。坐床边的梳妆台前,穿着肥大睡衣的深蓝精致地梳理头发。我说,你的睡衣可真够大了,而且还总穿着从11楼跑到12楼来,不怕别人看到?她说看到才好呢,一脸的坚定。顿了顿,我说,左边最底的抽屉里有一把桃木梳,你用正合适。

我起身走向阳台,想看看天是不是深蓝色。深蓝一边用那个桃木梳梳头发,一边帖在我后背上。我把她拉到我胸前,背搂着她,想起什么,我说,我先喝口水,我过去从床头上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然后顺手把床头深蓝的手机拿在手里。再次来到深蓝的背后,我把手机悄悄地放进她宽敞的口袋里,鼻子凑近她的发,不停地嗅。她娇嗔地连连说着讨厌,末了,我说,你看现在的天是什么颜色?深蓝说,黑色的啊,你又要搞什么花样?我没有回答,却说:你猜这样黑的夜晚适合做什么?她用肘轻轻拐我的小肚子说:你还想要?

隔着她耳际的发,我压低声音说:你听说过风高天黑杀人夜吗?

我最后一次深深地嗅了嗅深蓝的发,然后从她手上拿过那把桃木梳,别在她美丽的发间……

8、深蓝坠落

第二天7点左右,有敲门声。打开,是3个警察。

请问你昨天晚上听到什么声音了吗?警察客气地问,我说怎么了,我什么也没听到啊。

另一个警察说:昨晚你楼下的女孩跳楼自杀了,你没听到响声?我说真的吗?怎么可能呢?她那么开朗乐于助人……

是这样的,我们从她自杀前半个多小时的手机里查到一个电话号码,是她男朋友的,打电话证实,昨天晚上他们通过电话,大吵了一架……

这一切太让人不可思议了,吵一架就要自杀?这对自己也太不负责了,我昨晚什么也没听到。说着,我指指客厅几上的5个啤酒瓶,我昨晚喝多了睡得早。

警察一会就走了,说打搅了,这一切只不过是例行公事。末了,有一个警察说,真是可惜了,那么长的头发,那么年轻美丽的女孩,竟然从11楼跳下去,头上的桃木梳都没来得急拿下来。

9、握在手里的风筝

突然就很想很想去沈阳,去沈阳西站,那里有一家西北面食店,有很多很多种面,我和清凉每次要两碗,我总是吃掉一碗半。清凉一次比一次瘦,我担心她,她说教舞蹈的,越瘦越有优势。

4年前,我们认识,一年之中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一起。

两年前的那个3月,我第一次去了清凉父母的家。她母亲没有骂我也没有打我,当听说我来找清凉时,清凉已经3岁半的儿子说,我妈妈去看大海了。清凉的母亲就掉下来泪来。

有一次,清凉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在医院陪她母亲,当时清凉的老公给她打电话,清凉说不用你管了。她母亲便在一边轻声说,以后恐怕再也不需要你管了。那时,清凉的母亲终于答应了清凉将来的远走高飞,尽管她母亲还是认为女婿是个好男人。

想不到的是,最后一关却怎么也过不了,那就是清凉的儿子。她老公拼死也不会把孩子给她的,而清凉离开孩子就会死,她说过的。

怎么也不相信,仿佛清凉仍在电话的那边,对我说:昨天晚上我找来地图在看,看你居住的城市和大海,儿子问妈妈在看什么,我告诉他说,我在看我们离幸福有多远的路。儿子问,要做火车去吗?我摸摸儿子的头说,有个住在大海边的叔叔说,不但要坐火车还要坐轮船,你怕远吗?儿子说,不怕,我有妈妈。

清凉的妈妈说,一米七的人最后瘦的只剩下七十斤,医生在她最后的几天说,她身体上许多器官都是在勉强坚持着,不知为什么衰老的那么快。

我带了很多清凉生平的东西,离开沈阳。突然就想起那次和深蓝看《向左走,向右走》,里面偶尔闪现的一个广告语:人生总有许多意外,握在手里的风筝,有时都会断线。

10、12楼的谜底

深蓝死后的一个星期,一个周末的上午,门外传来敲门声。她说,她是报社的记者,她听警察说,深蓝和我家装修的几乎一模一样,想必我们一定很熟悉,想要了解一下深蓝的情况。

我发现,她也是长头发,直直地泻在身后,眼睛也是小小的,像清凉。但脖子,更像深蓝,瓷器的白,有一种冷艳的美。我想,这样的脖子应该带一串石头项链的。

记得两年前离开沈阳时,我带走了清凉的很多东西,例如,有她睡在我怀里省下的夜夜依赖的安眠药,有她用了20多年的桃木梳,以及她从"石头记"里买来的最喜欢的石头项链。还有很多很多。我也留下一样东西,在西站的西苑酒店12楼的那个固定房间里,我压在双人床床垫底下的一张纸条:哪怕等到80岁,80岁我仍要娶你做我的新娘!

我一直没有告诉深蓝那个谜底,她也没有再问,或许她以为那只不过是个故事,但如果她知道那个谜底,她就不会只把它当个故事来看了,或者她如果知道,这辈子我只能让自己来爱清凉一个人更不允许别人来爱我的话,她也不会不关心那个谜底了。

而谜底是,那个女人只是想,再见到那个男人。

治疗成年人癫痫病哪里好
癫痫治疗时要注意什么
哈尔滨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医院

友情链接:

慷慨陈词网 | 海南建材市场 | 沥青成分 | 绵阳师范学院邮编 | 上古卷轴角色 | 西安航天城楼盘 | 配电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