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老板济公 >> 正文

无字情书。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沈言,我们分手吧。”这是林思瑶失踪四个星期后出现对沈言说的第一句话。沈言不可思议德看着她,试图从她的脸上找到开玩笑的痕迹。但是,没有。良久,他垂下了帅气的脸庞,说:“好……我们,分手。”大概是他答应得太干脆,她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思瑶,祝你幸福。”说完这句话,他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往外走,没有回头。林思瑶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发呆了很久,直到眼眶湿得模糊了整个视线,她才抬起手擦掉眼泪喃喃自语:“沈言,你知道吗,思瑶好爱好爱你啊。”

这边的沈言烦躁地坐上车里,透过后视镜看见了眼底的湿润。很久,他自嘲地笑笑:“沈言,林思瑶不要你了。”然后没有再看那个欧式的建筑,开车离开了那里。

林思瑶的思绪猛然回到了三年前,她还是大二的时候。那时候的她,很天真,第一眼看见人群中明亮的他,心就“砰砰砰”地跳起来。她有种这就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的想法。于是,她上去搭讪了。但,没等她走到他那,他就已经出现在她面前。“砰砰砰”心口跳动得越来越快。然后,那个男孩对她绽放了像冬日暖阳一般的笑容。一见钟情,莫过于此。

谁也不知道沈言那时候是什么感受。他从人群中一眼就找到了她,像阳光一样的林思瑶。如果说他的青梅竹马陈媛是莬丝草,那么林思瑶就是向日葵。看着她充满阳光青春的笑容,沈言承认,他心动了,而且是一见钟情,对于他来说离谱得不得了的一见钟情。

后来,沈言和林思瑶交往了。校园男神和校园女神交往了,似乎没有什么不对。但是,谁都知道,小公主陈媛喜欢沈言。因为这件事,陈媛怒了。她与沈言是青梅竹马,但是沈言却对林思瑶一见钟情,这对她来说是侮辱!并且大家都很看好他们,而她陈媛,像个第三者。陈媛找了林思瑶,宣誓主权。而林思瑶却是对她爱理不理。

但是,一个星期后,林思瑶失踪了。没有休学,没有退学,就连家人也不接电话。沈言急疯了。那一刻他忽然明白,他对于林思瑶,已经是非她不可了。他去找了陈媛。事实证明,陈媛是无辜的。

四个星期后,林思瑶重新回归校园,她跟沈言提了分手。沈言不可置信,大家更不可置信。

沈言的母亲有心脏病。手术期就在这几天,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林思瑶和沈言分手的第二天,医院传来消息,找到与沈言母亲合适的心脏了。那是林思瑶的,沈言并不知道。

在林思瑶失踪的四个星期里面,她查出了白血病。林思瑶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很平静。医生说她的骨髓太难找到匹配的,就算找到了,能移植成功的几率也只有百分之十。同一时间,林思瑶知道了沈言母亲要换心脏的事情。她平静的脸上有了一丝动容,她跟旁边站着的他的哥哥林陌遥说:“哥,把我的心脏捐给阿言的妈妈。”林陌遥问她:“那你怎么办?”她好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再次抬起头时,她的眼眶里溢满了泪花:“我爱他,我会和他分手,你什么也别告诉他。”林陌遥看着妹妹溢满泪花的眼眶,鼻子一酸,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了。在林思瑶的眼泪面前,他一向都是屈服的,谁让她是他最疼爱的妹妹。

他没有按妹妹的意思,用匿名捐心脏。他填了“沈思瑶”。是的,沈思瑶,这是妹妹最爱的名字,是沈言亲口帮她取的。沈言的姓氏,她的名字。 手术的前一天,他看到妹妹一个人坐在病床上抱着膝盖,看着窗外的夕阳流眼泪。夕阳把他的妹妹衬托得很美很美,可这样美的一个女孩,却患了白血病。压下心中的哀伤,他轻轻敲了敲门,她连忙收拾好自己,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他没有揭穿她,因为以后,可能他就没有妹妹了。

她拿出抽屉里的小小的信封递给哥哥:沈言亲启。林陌遥无奈地叹了口气,接过信封:“思瑶,我该拿你怎么办。”林思瑶的脸上尽是苍白,但她还是笑得如向日葵,多美丽的一个女孩,多灿烂的一个生命。

“这是思瑶心甘情愿的。”她在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眼泪终究抑制不住。林陌遥摸了摸她的头,她是林氏的掌上明珠,林陌遥接任林氏之后,他们的父母在一场飞机失事中确认死亡。接到这个消息的林思瑶极度崩溃,一向像向日葵的她哭成了泪人。从看到妹妹脆弱的那一面开始,他就发誓这一辈子都不让妹妹难过,如今啊,她这么灿烂的一个生命就要从他眼前消失了,他却显得那么无可奈何。

终于,林思瑶被推进了手术室。然后,沈言的母亲也被推进了手术室。

沈言的母亲康复了,林思瑶死了。

在沈言的威逼利诱下,医生偷偷告诉了他捐献者的名字:沈思瑶。沈言一瞬间五雷轰顶。沈思瑶,不就是他的女孩吗,不就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孩吗?他近乎绝望地去找了林陌遥。他想在林陌遥这里得到证实,是的,林思瑶确实死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他,想一具行尸走肉。如果当初,他去找一找她,他去看一看她,该有多好。可是迟了,迟了,他的女孩离开了他,去了另一个世界。他始终没有拆开林思瑶给他留的那封信,也许这样,林思瑶就还在。

一年后,沈言要结婚了,对象是林思瑶。

冥婚。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古香古色的嫁衣,婚房,礼堂。可是,新娘子却是个死人。所有宾客甚至沈言和林陌遥都是这么认为,是的,没有新娘子。

但是,让他们不敢相信的是,从门外走近礼堂的,的确是林思瑶,真真实实的林思瑶。宾客们都一瞬间哑然,林陌遥的眼里带着激动,难以置信,还有欣喜。沈言一身的大红色婚服,很帅气,林思瑶也是大红色的嫁衣,很美,惊心动魄的美。

沈言没有动,没有上前,眼睛里带着明显的微红。坐在高堂上的沈言的母亲更是不可置信,那个救了她的命的儿媳妇,还活着。

“我回来了。”林思瑶宣布着,看向了宾客,看向了沈言的母亲,看向了林陌遥,看向了她的男孩。她轻轻拥住沈言,沈言却紧紧抱着她,怕她像梦一样消失了。每一次,在梦里,只要他一动她就会像烟一样消失不见。

堂外的陈媛抑制不住的无声大哭。你看,今天是沈言和林思瑶结婚的日子,也是她陈媛失恋的日子。

陈媛早就收到了林思瑶得了白血病的消息,并且知道了她要给沈言的母亲捐心脏。她被震撼到了,她以为自己已经够爱沈言的了,但是这个姑娘,这个傻得不得了的姑娘,要用自己的命去换他母亲的命。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爱跟林思瑶比起来,那么的卑微,那么渺小。

她帮了林思瑶。她帮林思瑶从国外找到了匹配的骨髓,和与沈言的母亲匹配的心脏。林思瑶做的是换骨髓的手术,而沈言的母亲依旧是换心脏,只是心脏不是同一个。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礼堂里的声音格外的刺耳,陈媛擦掉脸上的眼泪,从今以后,陈媛为自己而活。

沈言和林思瑶兜兜转转,终究还是在一起了。很圆满。

沈言拆开了林思瑶给他的那封信:阿言,思瑶好爱你。只有这几个字,却让他涌起一阵心酸。你看,他的女孩多爱他,那个时候了还给他表白。她用余生给他谱写了一份无字的情书。

我愿用余生为你暖一盏茶,晚风微扬时勿忘回家。

武汉市癫痫病医院哪家出名
陕西癫痫医院治癫痫哪儿好
杭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友情链接:

慷慨陈词网 | 海南建材市场 | 沥青成分 | 绵阳师范学院邮编 | 上古卷轴角色 | 西安航天城楼盘 | 配电安装